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冰川的作品——小相岭

[复制链接]
59930 中国国家公园 发表于 2015-5-13 16:55:03 楼主

        在横断山区的东缘,隐藏着一座并不庞大的山脉,它完整地保留着“第四纪”的冰川遗迹,同时也是一处生物资源丰富的基因库。这座山脉就是小相岭,它如同时空的截面,细腻地展现着地球一段不可复制的记忆,至今鲜为人知。作者与摄影师在十年的时间里,一次次深入小相岭,为我们带来这遗世的美景。 wKgBy1Q24uqAGshGAAdXpYFh__0892.jpg 小相岭的冰蚀湖濮嫫海,也被当地人称为慈母海,相传是彝族古代英雄支格阿鲁的母亲濮嫫妮依每年夏天沐浴的地方,彝族人把这个湖泊视为母爱的象征。濮嫫海海拔3760米,这里视野开阔,日出时霞光穿透云海,是一处极佳的观景台。 wKgBy1Q24umAa0DYAAhdBnc9zLI851.jpg 冰川作用的山峰<br>角峰峥嵘,山势险峻<br>在喜德县冕山镇和越西县中所镇的分界处,一列群山绵延远去,云遮雾绕,颇有几分青藏高原的景色。这是小相岭在越西境内的山峰群,画面左侧的山峰是小相岭主峰俄尔则俄12峰中的一个。摄影/田鹰 wKgBzFQ24umALCz3AAjpvWcekws637.jpg 冬季的小相岭<br>静谧纯洁却难以攀登<br>寒冬时节,积雪覆盖的小相岭愈发气势峥嵘。在登顶俄尔则俄的途中,从海拔4200米的垭口向上均是陡峭的冰雪坡,队友黄红斌和向导在前面探路,打好保护点,我们从冰雪坡的岩壁攀登上去,最终登临俄尔则俄。摄影/黄红斌 wKgBy1Q24uuAJZNjAAGWMDh_UK8457.jpg 小相岭位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境内,石棉县、甘洛县、冕宁县、越西县和喜德县的交界处,为南北走向的山脉,由焦顶山、铧头尖、俄尔则俄等山峰构成。小相岭是“第四纪”古冰川景观密集的区域,在小相岭的群山中,我们可以见到比较完整的“第四纪”古冰川地貌,如角峰、刃脊、漂砾、冰蚀湖以及U形谷等。 wKgBzFQ24uqANPvPAAmry795AJg638.jpg 冰蚀湖<br>冰川运动形成的美景<br>位于小相岭山脉冕宁县境内的连三海,由3个相邻的冰蚀湖组成。在冰川运动过程中,地表松散的物质不断被刨蚀、搬运,形成负地形,而坚硬的基岩无法被运走形成堤坎。负地形如果被围合,就会存积地表水或是降水,形成高山冰蚀湖。<p>位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境内的小相岭,地处石棉县、甘洛县、冕宁县、越西县、喜德县交界处。它南北长约147公里,东西宽约107公里,面积约为11500平方公里,由焦顶山、铧头尖、俄尔则俄等山峰组成,最高峰为越西县与冕宁县交界的铧头尖,海拔4791米。受“第四纪”冰川的作用,在基岩山峰和山谷中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冰川侵蚀地貌—角峰、刃脊、漂砾、冰蚀湖以及冰川刻槽,同时也是一处生物资源丰富的基因库。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进入了这个鲜为人知的秘境,时空在这里陡然失序,岁月在这里悄然留痕,两百万年来的地质作用与延续的物种,在这里得以完整保存。从2003年开始,随后的十年间,我们一次次重返小相岭,登临山巅,深入密林,想象着地质史上那些惊心动魄的时刻,仿佛就在眼前重新上演。</p><h3>登顶俄尔则俄:俯瞰“第四纪”的地球记忆</h3><p>我们习惯上称呼的小相岭,仅指跨越喜德、冕宁、越西三县,总面积达115平方公里的区域。这里山势险峻、断层发育、河流深切、沟壑纵横,特别是在海拔4500米的主峰俄尔则俄一带,角峰峥嵘、岩石裸露、气候寒冷、积雪难融、险路重重。2003年,我和探险爱好者黄红斌、摄影师孙有彬计划登顶俄尔则俄。</p><p>12月10日,我们3人从西昌出发,下午抵达冕宁县的灵山寺,当地背夫兼向导木且和体机早已在路边等候。次日清晨,我们一行5人开始向小相岭的深处迈进。半小时后,我们抵达洗脚河边。尽管是严冬季节,清冽的河水仍然欢快地流淌。穿过洗脚河,坡度陡然增加到约45度。沿途峭壁直立,白雪皑皑,冷幽深远,呈现出典型的V形峡谷地貌,但是我们顺着山谷行走,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硕大的冰碛物随处可见,堆满山谷底部。V形峡谷本是流水下切作用形成的地貌,为何有如此多的冰碛物?后来我们专门请教了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的郑远昌研究员,疑惑方得解开。原来这个区域原本是冰川作用形成的U形谷,后来又受到流水切割、岩石崩塌等影响,最终演变而成冰川加流水造就的综合性地貌。</p><p>在经过近3个小时的攀登后,10点50分,我们抵达一处由多块巨石组成的陡峭通道。其中一块长条形巨石斜插在路的最上方,像一个张开的大口,我们必须从巨石的舌部通过。“张口石”是一种独特的悬岩地貌,为高海拔岩石受到寒冻风化崩裂形成,岩石上方崩裂成两部分,左边岩石的挤压使上面右边岩石倾斜,看上去岌岌可危。巨石的斜下方有一个溶蚀洞,可容纳3-4人,当地的彝族人称之为“岩房”。像这样的“岩房”在俄尔则俄周围有很多,对于登山的人来说,这里比帐篷住着舒服多了。</p><p>从张口石往上,路面变缓但积雪开始出现,能见度又差,使道路难以辨认。木且取出了开山刀,在前面带路,好不容易过了荆棘丛生的密林,前面的巨石坡又挡住去路。巨石坡的尽头则又是一大片密林,密林与巨石坡就这样轮换着交替出现,给前行的道路设置了不少障碍。18时左右,我们终于抵达俄尔则俄的西北山脊,暮色渐沉,我们决定在此扎营。此刻,云海已在我们脚下。</p><p>小相岭山区的主山脊高度在海拔4000米左右。从营地望去,四周角峰峥嵘,峻冷的岩石挂满冰雪,黝暗与雪白相互映衬,显得愈发冷峻神秘。这些经过冰川流动磨蚀和冰期寒冻风化作用改造后的山体基岩,坚硬而破碎。整个“第四纪”,小相岭的山地历经四次冰峰期和三次间冰期,整个山体出露基岩为震旦系的流纹岩、凝灰岩等火山岩与三叠系白云岩、侏罗系粉砂岩等,在漫长的地质作用过程中风化、剥蚀、冰蚀作用不断,最终把俄尔则俄一带塑造得角峰、刃脊随处可见。</p><p>12月12日一早,吃完早餐后我们开始登顶。13时,我们到达垭口;15时左右,我们顺利登上了俄尔则俄。小相岭最佳的观景点当属俄而则俄顶峰,登临此处只见山脉连绵,山峰争峭。小相岭山脉海拔4000米以上的72座高峰,座座山势险峻,岩石裸露,正当寒冬季节,积雪重重,愈发气势峥嵘。四顾遥望,诸多绝世景观尽收眼底:稍近之处,最高峰铧头尖触目可及;西北方向,贡嘎雪山凌然耸峙;小相岭主脉则从俄尔则俄向东逶迤而行,经喜德小山融入大凉山。垂眼俯瞰,小相岭雪林幽深,梯田状的九海、串珠状的连三海点缀其中,冰冻静谧,银光闪耀。而视野所及,越西坝子、冕宁乡村、安宁河流域……尽显山河壮丽、造化神奇。</p><p>我们在顶峰停留了1个小时,尽情享受着自然的丰盛,随后开始下撤。回程的路,我们计划探寻小相岭著名的冰川湖泊,选择了向东前往九海湖泊群的路线。下山没有路,木且带领我们从陡峭的山崖速降下去,然后穿过矮杜鹃林到达九海。冬季的积雪甚厚,抵达目的地时,已是晚上20点40分。我们在海子边的雪地上扎营,这里海拔4000米,冬季的夜晚气温骤降,羽绒睡袋也难以御寒。</p> wKgBzFQ24uqAWupCAAwYqRtXlRI078.jpg 杜鹃花丛<br>小相岭最美的植物景观<br>在小相岭的九海边,清泉流淌、瀑布跌落,杜鹃花在旁争相怒放。在小相岭地区,分布着多达30余种高山杜鹃,因海拔及气温的差异,从海拔2200米左右的灵山寺,到海拔4500米的俄尔则俄主峰乱石坡附近都有分布。春夏时节,各色杜鹃竞相盛开,形成蔚为壮观的花海。 wKgBzFQ24uiAKTj9AAfGJ4r6-Iw970.jpg “第四纪”冰期已经远去,但却为大地塑造了各种遗世的美景。小相岭虽然植被覆盖,但是我们依然能看到古冰川侵蚀形成的U形谷。由于冰川对底床和谷壁不断进行剥蚀和磨蚀,同时两岸山坡岩石经寒冻风化作用不断破碎,并崩落后退,使原来的谷地被改造成横剖面呈U形。 wKgBzFQ24uuAWcAcAApzgbdDipM720.jpg 冰川遗迹<br>古冰川塑造的各种奇异景观<br>在高高的山崖上,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在崖壁上有很多方向一致的线条,这是冰川在运动过程中石块磨擦山体所留下的擦痕。 wKgBy1Q24uuAReumAAbolBPh3bY900.jpg 在九海海拔最高的冰蚀湖中,有一个明显的鲸背石。在冰河时期,冰川从山体向下运动,遇到坚硬的基岩无法搬运,但会发生磨蚀作用,因此形成中间高两端低且表面光滑的鲸背石。摄影/田鹰<h3>静谧的冰蚀湖:古冰川创造的美景</h3><p>九海是俄尔则俄东侧山间的冰蚀湖泊群,因冰斗或冰谷堵塞而成的湖泊,依山势自下而上分布着9个湖泊,形成串珠状,海拔从3710米到4150米不等。冬季海子都已冰封,唯见一道鲸背石深入湖中,形若卧龙。海子之间,流水已经形成巨大的冰瀑,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木且说若是等待冰雪融化,流水从最上面的海子层层跌落,非常壮观。这些湖泊一般呈椭圆形,面积不大,但是景观各异。可惜没有更高的位置,我们无法看到它们的全貌。</p><p>吃过午餐,我们前往九海的墨海,决定第二天在那里拍摄日出。墨海是个腰果形状的高山湖泊。湖底地质可能富含某种矿物质,浅水处呈现铜黄色,深处则是深灰和暗蓝色。我们抵达的时候,山风习习,寂静无声。三面高山环绕,洁净的青灰色岩石从林中耸立出来,点缀着几处巨大洁白的冰瀑。墨海流泻的河流,平缓地向西方延伸,然后突然消失。墨海周边几乎完全被杜鹃林所占据,很难找到适合扎营的开阔地。木且把我们带到墨海的东南岸,大家分头寻找营地,最后三个帐篷分散在密林里。今晚是此行在小相岭的最后一晚,每个人都回想着这几日的美景久久不能入睡。</p><p>从2003年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我们与小相岭的缘分便难以割舍,此后几乎每年,我们都要重返小相岭,重返“第四纪”。2004年元旦,我们再次出发,前往小相岭的连三海。</p><p>在小相岭的莽莽大山之中,类似九海的冰蚀湖共有20余处,在这些冰蚀湖中连三海是最易抵达的地方。它位于冕宁县灵山寺后山,由3个连在一起的高山湖泊组成,海拔从3950米到4050米,海子周围尽是茂密的冷杉和杜鹃组成的森林。</p><p>在灵山寺与当地向导会合后,我们中午开始登山,黄昏时安全抵达连三海。此时的连三海在夕阳的照射下,金光闪耀,格外生动。我们的营地建在离湖面40米的冷杉林中,光线穿过树冠斜射过来,洒在五颜六色的帐篷上,仿佛一队鲁莽的闯入者,置身远古洪荒中。次日一早醒来,万里无云,阳光明媚,连三海一半是冰,一半是水,金色的阳光从俄尔则俄垭口斜射过来,在冰和水面上形成一条金色的亮带。冰面如镜,倒映着太阳散发出冰蓝色的光芒。我们大口地呼吸着清冷的空气,沉醉于此。</p><p>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围着连三海的3个海子绕了一圈。海子周围植被茂密,无路可以走,我们只能在林海中穿行。在连三海西南方向400米处的山脊上,有一处海拔4150米的观景点。我们登临此处,可以清晰地俯瞰连三海全景、山脊对面的角峰、角峰下面的冰川刻槽、冰川移动所留下的5个小湖泊等第四纪冰川遗迹。东面不远处,海拔4500米的俄尔则俄顶峰仿佛近在咫尺,小相岭山脉的最高峰——铧头尖伫立北面,更远处则是贡嘎山的雄姿。</p><p>接近黄昏时,我们终于回到营地。夜晚起了大风,刮塌了帐篷。这一夜,小相岭给我们展现了它残酷与狰狞的一面。也许这才是真实的自然,或者它本是隐秘尘世,是我们的莽撞打扰了它的静谧。</p> wKgBy1Q24uqAYakxAAocb6qcmTk549.jpg 流石滩<br>在高海拔的碎石地带艰难前行<br>在小相岭海拔约4400米的高山地区,岩石经过融冻、水蚀和风蚀等外力作用,崩裂成大大小小的石块,日积月累形成了流石滩。行走在这样的地方非常困难,由于目前小相岭处于半开发的状态,山上没有栈道,想要欣赏风景,只能经过这样的流石滩地带。摄影/黄红斌<h3>物种基因库:生命演化的乌托邦</h3><p>地处青藏高原向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小相岭不仅有类型丰富的冰川遗迹,生物资源也得天独厚,是一处难得的物种基因库,是研究我国东西部结合地区山岳植被、生态环境的理想场所。它不仅是冰川作用的地质遗迹,更是生命演化的乌托邦。2006年至2008年的春夏之交,我们又数次来到小相岭,不为登山探险,只为探寻幽山深谷中的动植物世界。</p><p>小相岭山脉的海拔从1988米到最高峰4791米有着近3000米的相对高差,在山体不同的高度上,孕育着诸多珍稀且颇具观赏性的植物物种。根据《冕宁县志》记载,小相岭山脉生长着岩柏、香柏、银杉树、扇蕨、棕背杜鹃、西康玉兰、银叶桂、香果树、康定木兰、大王杜鹃等国家一、二级保护植物。珍奇的高山花卉、参天的冷杉林和大面积的高山草甸,构成了小相岭最美的植物景观带,特别是南、北两坡的杜鹃花海,每到花季,如海潮浪涌,缀满天地。</p><p>在小相岭的东侧,海拔2200米-3100米的地方,主要植被是杜鹃、灌木和乔木。在小相岭地区,分布着多达30余种的高山杜鹃,其中以高山黄色杜鹃最为珍稀。而杜鹃又因海拔及气温的差异,从海拔2200米左右的灵山寺,到海拔4500米的俄尔则俄主峰乱石坡附近都有分布。海拔不同,花期也不同,由低到高,高山杜鹃从5月一直开到8月。</p><p>海拔3100米-3300米的望天坡一带,在向阳面或者迎风面,大多分布着大面积的草原,到8月时,那里都将是马先蒿的世界。海拔3200米-3500米的区域,在山的阴面,笼罩着墨绿冷傲的冷杉林,另一面则铺满竹林,那是熊猫的家园。然而,由于人类的活动,特别是108国道的穿越,割裂了大熊猫的行动线路,因此在这一地区已很难见到大熊猫的踪迹。</p><p>这里还生长着高山松、云南松和冷云杉林组成的森林,不时发现峨眉冷杉、麦吊云杉、长苞冷杉、水青树、白辛树、红豆杉、珙桐等珍稀乔木。绵延的绿色海洋,山高林密,生活着众多的野生动物。据林业普查资料显示,小相岭山脉中生活着小熊猫、红冠锦鸡、红腹角雉、短尾猴、林麝、斑羚、圆龙齿类蟾、宝兴树蛙、赤麂、豹猫等动物,如同横断山脉的广大地域,小相岭也是一座伟大的第四纪冰期生物避难所。</p><p>在海拔3450米的溪水旁边和山间岩石间,植物种类依然众多,这里的色彩与纹样异常奇特,岩石本身的颜色和生长于其上的地衣,形成这一幅幅色泽浓郁的“自然抽象派油画”。组成这些油画的往往还有很多珍稀药用植物,如驴蹄草、川贝母、拟耧斗菜等。</p><p>6至8月,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流石滩和冰川前缘,气候恶劣、辐射强烈、风大土薄,昼夜温差悬殊的高山之巅,气候瞬息变化万千,已接近植被生长的极限。然而,就是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中,一株株高约10-60厘米,浑身披满绒毛或刚毛的莲座状植物却迎风而立。这个在冰霜砾石环境中,登山旅行者所见的最动人容颜,就是被欧洲人极力推崇的“高山牡丹”——绿绒蒿。它们根部肥厚坚韧,其长度往往超过株高的几倍,深深扎根于岩石缝隙。圆锥状花葶顶端,绽放着蓝色、青蓝色、淡黄、鲜黄色、淡紫色、红色等色彩绚烂的花卉,姿态各异。</p><p>隐藏在小相岭山脉中类型丰富的植被,让人倍感大自然造化的神奇。有研究人员参照《中国植被》和《四川植被》的分类原则,将小相岭山脉的植被景观划分为常绿落叶阔叶混交林、次生落叶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针叶林、亚高山灌丛草甸、高山灌丛、高山草甸、高山流石滩植被、高山永久冰雪带9大类。其中,针阔混交林、针叶林、亚高山灌丛草甸、高山灌丛、高山流石滩植被控制着该山脉的景观格局,而针阔混交林是小相岭的主要植物类型。</p><p>小相岭异常丰富的生物资源与地质遗迹景观,将这里构建成令人赞叹的“生命乌托邦”。然而,这处秘境也在悄然起着变化。2011年,当我们再次来到小相岭下的湖泊,摄影师孙有彬发现围绕湖周的杜鹃林几乎全是老树,已经难觅新枝。接下来的旅游开发,是否会导致更加不可逆转的后果?这片静谧山林带给我们太多的想象和感动,恢宏壮丽的生命交响曲已持续演奏了几百万年,然而也许人类一次不经意的行为,就可能掀起变迁的惊涛骇浪。</p>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